澳门金沙城中心官网网

桐花万里丹山路 宝剑锋从磨砺出--访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何诗海

2019年2月7日 17:21

  走进广州中山大学中文堂内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阵阵书香扑面而来。上千册古代典籍摆满了整排书架,占据了这间办公室的显眼位置。一位年过四旬、衣着朴素的年轻教授正在埋头钻研学术——中国古代文体学。他就是何诗海,一位从浙西大山里走出去的“学霸”。

   勤学苦读勇跃龙门

  上世纪70年代初,何诗海出生在开化县何田乡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小时候家里贫穷,兄弟姐妹众多,经济条件十分艰苦。儿时的何诗海便立志要用功读书,靠知识改变命运。初中毕业考上了衢州师范学校,1989年师范毕业,回乡当了一名小学老师。但他并没有止步于此,仍然在工作之余勤学苦读,积极参加自学考试,仅用四年时间,就顺利拿到了汉语言文学专科、本科自考毕业文凭,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学霸”。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有了本科文凭,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已经很不错了。可何诗海却不这么想。积极上进、力争上游的他并不满足于现状,“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至理名言始终激励着他要趁着年轻多奋斗、多接受挑战。他白天上课,晚上挑灯夜读,一年365天从不落下一天。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1年,没有上过高中和大学的何诗海,终于如愿以偿考进了南京大学,师从巩本栋教授研习古代文学,并于2004年6月顺利通过答辩,获文学博士学位。同年9月,进入中山大学中文系博士后流动站,师从吴承学教授,专攻中国古代文体学。出站后,先后获聘为中山大学中文系讲师、副教授、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从一个中师毕业的山村“孩子王”,蝶变为名牌大学教授,一路崎岖艰险而又风光旖旎,令人目不暇接。

   潜心钻研硕果累累

  何诗海说,自己像个“学痴”,一旦钻进书海,就无法自拔。一般人会觉得古代典籍枯燥无味、深奥难懂,但何诗海自小就偏爱古代文学,读起古书自是有滋有味、乐在其中。读博期间,为了尽快浏览从先秦到明清的文学典籍,他几乎废寝忘食、通宵达旦,闹出了严重的颈椎病,最后不得不放下书本走进医院治疗。颈椎康复需要定期牵引理疗,极耗费时间。为了少跑医院、不耽误学业,他就自己买了套理疗设备,在家治疗,边治边学,最终按期完成学业,为未来的学术研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入职中山大学后,为了站稳大学讲台,何诗海一边带好学生、当好老师,一边潜心学术研究,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很快就脱颖而出,成为中山大学中文系的教学和科研骨干。

  学术研究是清苦、寂寞的,古代文学属于边缘学科,出成果的周期又长,但何诗海甘于清贫和寂寞,以“板凳甘坐十年冷”的心志,孜孜不倦地耕耘于古代文体学、汉朝六朝文学、明清文学等领域。十余年来,他先后承担多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在《文学评论》《文学遗产》《文艺研究》《北京大学学报》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出版专著《汉魏六朝文体与文化研究》等,在学界产生了广泛影响。2017年4月,何诗海成功入选教育部2016年度“长江学者青年学者”,这既是对他多年来执着于古代文学研究的肯定与回报,又充分体现了他在年轻一代学者中的领军地位。

  “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晔,只有具足完备的知识结构和扎实的专业基础,才能在学术研究的道路上走得远,飞得高。”何诗海总是这样告诫自己带的学生。在他看来,每个有志于学术探索的人,一定要结合自身的知识结构、兴趣特长,把握学科的核心问题,明确未来的研究方向,建构自己的学术版图,而不能人云亦云、盲目跟风,失去创新和特色。

  在学生眼里,何诗海既是严师,也是诤友。“何老师为人很热心,他平时对我们的学业和生活都很关心,对学术研究钻研透彻,古代文学功底深厚。”中山大学中文系博士生林锋谈起何老师,脸上藏不住钦佩和敬意。他自2014年就跟着何诗海从事古代文学研究,在老师手把手的教导下,研治古代文学也渐入佳境。

   寄语家乡守住乡愁

  “踏遍中华窥两戒,无双毕竟是家山。”虽然身在广州十余载,一年中回开化的时间很少,但何诗海却时时牵挂家乡,关注家乡的发展变化。“近几年开化发展日新月异,城乡环境越来越美,蓝天碧水、空气清新,农村基础设施也不断完善。家乡始终是在外游子魂牵梦绕的地方,希望开化发展得越来越好,守住更多乡愁!”

  作为教育界人士,何诗海也时刻关注开化教育的发展,他认为开化作为浙江省的一个县,这些年基础教育发展较快,县里也重视教师队伍培养。如今国家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的弘扬与发展,建议开化的基础教育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方面作出更多更有益的探索,让优秀传统文化真正渗透到基层、到乡村,融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澳门金沙城中心官网网   作者:郑霞凤   编辑:王欣

金沙城中心娱乐场